夷陵冢.

主吃忘羡薛晓沉迷各种xie教
杂食 注意避雷

【问灵】 不赦


“尔乃何人?”
-极恶之人-。

“何方人士?”
-夔州人士。-

“何故而亡?”
-断臂心冷。-

“罪可容恕?”
-罄竹难书。-

“何不往生?”
-债尚未销。-

“杀孽因何?”
-削指为凭。-

“执念因何?“
-沉腹难愈。-

“魔障因何?”
-不晓星尘。-

“愿掩……杀伐?”

残魂无话,忝陪声哑。

你看着不再颤动的琴弦,想必请来的灵已走了罢。

你一遍遍在心里默问方才未问出的话。

——你可愿悬崖勒马,掩去满身杀伐?

想必是不愿的罢,那样决眦心骄的少年,洗去了一身罪剐,便不再是他了。

cn.姜朔

(问一句有人扩列吗qwq2108099826

【晓你】朝暮为卿


#cp向晓你 无脑小甜饼
#特别短,当段子看
#对不起我已经任由这个道长ooc了

天光乍破惊白鸦,晨雾起轻潮。

“大娘,您的儿子并无大碍,此药以水煮沸,一日三次,不出半月便会痊愈。”

你坐在桌上,晃悠着腿,老旧的木桌被晃的直响。看着那大娘对白衣道子千恩万谢,熹微的天光落在道长的脸上,俊雅地恍若谪仙。

思绪百转千回,骄傲之余又有些许说不出的失落。

道长他……果然对谁都那么好。

这算是你与道长在义庄待的第二年。仿佛世间没有事物能惹他厌却也没谁对他来说是特别的。

——如白月光一般的人。

皎若明荷,银辉柔和而不炽热,明亮却不灼人。

这样美好的一个人,能待在他身边,已是莫大的恩赐了吧。

你想得正出神,未察觉那白衣道子正缓步向你走来。

“许久没听到动静了,又在想心事了?”

你闻声一惊,赶忙抬头,那道人近在咫尺的清俊容颜一下撞入你的眼眸——

清熙润雅,笑容浅淡,温润如玉。

“哪……哪有……!我只是没睡醒罢了!”

你语无伦次地慌忙答道,却掩饰不了自己耳廓上的一抹绯红。

晓星尘轻笑一声,虽说看不见,可听语气已能猜到你的窘迫,也不追问,只是缓步走到桌边坐下,温声道:“来梳头了。”

你深吸一口气,若无其事地走到晓星尘身前坐下。他举起手中的梳子:桃木打造,精巧细致。

晓星尘挽起你的一绺头发,细细地梳起来。你窝在道长怀里,好闻的草木香萦绕在你的鼻尖,只觉得一阵安心。

好像这给了你莫大的勇气,你脑子一热,脱口而出:“道长!你……有没有什么喜欢的人?”

白衣道子的手一顿,握着的一绺长发倏然滑落。

你瞬间就后悔了,道长是修道之人,最忌儿女情长,自己问这个不是为难道长吗?

你斟酌着字句准备把这个话题带过,却听得晓星尘轻笑了一声,声音如清风拂柳明月过西窗:“浮世三千,吾爱有三。”

你的心突然狂跳了起来,摒着呼吸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日、月与卿。”还是一样温润如玉的声音,却在说着让你心脏狂跳的话,温热的指尖穿过你的发间,带起的温度只让你觉得灼人的很。

他说日、月与卿。

卿。

好像心里那一丝火星死灰复燃,好像心里的绿芽抽条生叶,又好像乌泱泱的天空漏出一米阳光,明媚刷啦啦铺天盖地。

“日为朝,月为暮,卿为……”他突然在你的头顶落下一吻,温柔地不像话。

“——朝朝暮暮。”

-end-

后记:

其实晓星尘以为的事情有很多。

他以为道途朗朗。

他以为无愧天地。

他以为不染尘嚣。

是他错了。

是他道心不坚。

是他自甘溺落。

他活该,他该受。

去他的胸怀天下去他的不负苍生。

他只求不负你。

cr.姜朔

【魔道祖师】你真的不牛逼系列


#假的全员向大概是段子 ooc我的#
#滥俗梗注意避雷!!高亮!!!#

[魏无羡]
你这么牛逼你敢在魏无羡面前喊我把莲藕排骨汤全喝了吗。

[蓝忘机]
你这么牛逼你敢在蓝忘机面前喊我昨晚把魏无羡睡了吗。

[蓝曦臣]
你这么牛逼你敢在蓝曦臣面前喊我把你家藏书阁烧了吗。

[江澄]
你这么牛逼你敢在云梦莲花坞门前喊江澄死给吗。

[金光瑶]
你这么牛逼你敢在兰陵金陵台下喊金光瑶我把你增高鞋垫全扔了吗。

[薛洋]
你这么牛逼你敢在薛洋面前喊我把你的糖喂狗了吗。

[金凌]
你这么牛逼你敢在金凌面前喊我把仙子煮了吗。

[蓝启仁]
你这么牛逼你敢在蓝启仁面前喊我把规训石用水泥糊平了吗。

[聂明玦]
你这么牛逼你敢在聂明玦面前喊我把霸下当菜刀了吗。

[温情]
你这么牛逼你敢在温情面前喊我把你的银针拿来剔牙了吗。

[宋岚]
你这么牛逼你敢在宋岚面前喊我把你的拂尘做成了鸡毛掸子吗。

[晓星尘]
你这么牛逼你敢在晓星尘面前喊……魂都碎了,喊什么都听不到了啊……

cr.姜朔

【魔道祖师】原创手绘:江厌离
全世界最好的师姐♡.

有没有什么故事能解释“所爱隔山海”

这……这是我点的梗……!早知道就不点民国梗了妈嗨虐死我了

还是叫琦少吧:

知乎体 第三人称
民国 银行家x赌场老板
是点梗!
这里提到的相关历史..大家看看就当架空吧...我..尽力了
ooc是我的





月亮不是洗衣液
2017年x月x日


唉,玩了这么久知乎终于有道我会的题了。

我要讲的是我曾祖父的故事,严格来说也不是我亲的曾祖父,是我亲曾祖父的弟弟,反正也是曾祖父(好像有点晕?)。这样吧,就称呼我曾祖父为L,他的爱人为W吧

其实我也不知道这能不能算“所爱隔山海”,答主语文不好,嗯。这个故事是我从我爷爷和爸爸那儿听来的,还有一部分是我偷偷看了L的日记知道的,哦,当然,我也在我家阁楼翻到了W的日记,也偷看了。

所以接下来我讲的,是综合了我爸爸我爷爷、L和W的日记,以及我自己脑内加工后的故事,我应该可以还原。

这个故事要从1928年讲起,这一年是民国十六年,这一年毛朱在井冈山会面。这一年L二十五岁,W二十三岁,我的爷爷还有两年出生。

那时候很乱,但是经济也还凑合。w在上海经营着一家挺大的赌场,L是个银行家,L家里有从政也有从商。

第一个山海是什么呢?当时国家不是有两党嘛,很不巧的就是这俩人一个是GC党一个是GM党,没错,L就是GM党的。其实这时候矛盾还没太凸显出来,都是后话。

有点乱,那先来说他们是怎么认识的吧。他俩在老上海都算有名头的人物,一个是地痞老板,一个是家业雄厚事业有成的银行家,认识之前他俩就有些互相看不惯。

这时,有个小无赖在w的赌场里欠了钱,小无赖的担保银行正巧就是L家的银行(ummm自豪的讲,那会儿L家可以说是垄断了上海的经济)。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w就领着一群小伙伴去L的银行喝茶了。

w:“他没钱还我,怎么办?”
L:“你应该去找他。”
w:“他在你这儿投的保,你还有不给他出钱的道理?”
L这时就要转身离开,但是被w拉住了:“二少爷,二大爷,二哥哥,您就给他还了吧,我们这做小本生意的也不容易啊!”

L在家里排行老二,老大是我曾祖父。从我爷爷爸爸的描述和他们的日记风格来看,w应该是那种洒脱不羁风流倜傥沾花惹草不正经的那种,L应该是高冷面瘫不苟言笑为人雅正的那种,L可真是我家家训的活本!没头脑和不高兴!哈哈哈哈哈!

L当然不会就这样给w放钱,w就天天去找他。结果有天L嫌烦了,找到那个欠账的把他扔到w面前,说让他们自己解决,别再来烦他。

“大概就是这意思,那小古板说的文邹邹的挺正经,其实表达的就是这个意思,真是毛病,直接说'别再来烦我'不就成了,这时候还端什么端!但是可真把我笑死了,他那副神态真是绝了,我竟然能把端庄雅正的蓝二少爷逼成这样,我真乃神人也!”

——节选w日记

“无聊至极!”
——节选L日记。从L和w认识之后,L常用的标点符号就多了一个“!”

后来一来二去的俩人就搞上了,在1929年春节。那会儿还没禁止放烟火,于是w就拿了几个闪亮亮可以在手里拿着玩的那种小烟花棒,去L家楼下蹲L。L家一向重视节日的礼节,我曾祖父专门请了w,据说是我曾祖父看出来L的那点小心思了,特意满足他的。那天w是去的最早的,“蹲”这个字我用的特别好,因为w日记里记的就是他蹲在L家大门前等他家开门迎客。

然后表了个白,成了。

这天他们的日记都写着,“乱世之中,可谓人生苦短,不如及时行乐。”

1932年上海沦陷,L举家迁往武汉,w祖籍孝感,但国民政府迁都武汉后他家也到武汉发展了,所以这时候的武汉相当于w的“老巢”。

在武汉发生了挺多事,w的兄弟J是军人,而且是GC党的军,或多或少有些看不惯L家,这是其中一个阻力。但J也影响不了什么,应该说,没有什么人是能影响他俩的感情的。w的日记里记了很多怼J的事儿,日常怼J日常和L秀恩爱,J也在家呆不了几天就要去打仗,好苦啊真的是,我的心愿是世界和平。另一个来自家人的阻力是L的叔叔,就说J看不惯资本家(其实w也算个资本家咳咳咳),那L家的资本家当然也看不惯J和w这样的祖上没什么名气的小老百姓。再说,L氏是大家族,也不会容忍二少爷跟一个男的跑了。于是L就为了和w在一起,生生受了几十道戒鞭。

我家现在已经不用戒鞭抽人了,但是它一直摆在我家老祠堂里,要说它有多可怕...这么看吧,过去一百多年了,甚至好几百年了,祠堂的木柱子都修修补补了好几次,那根戒鞭照样完好无损。每年祭祖时会甩戒鞭来教导我们,那piapia声,嘶,真不知道打身上得多疼。而且据说鞭痕还去不掉!
每次我去祠堂看到那根戒鞭,就想到L受的那些鞭子,也许是因为我知道他和w的故事,看到那根戒鞭我就鼻子酸。唉。

接着说,你看啊,第一个山海是党派,第二个山海是家人,第三个山海是真正的山海。

1945年,抗日战争结束,也就是说两党内战要开始了,这一年w四十岁,L四十二岁,他们已经在一起十七年了。

1946年因为党派问题,二人被迫分开,但这之间依旧有书信往来,直到1949年,GM党大败,逃往台湾,L一家移民M国,至此,书信就送不到了。

杳无音信。

w留在国内,L生活在M国,之间无书信往来。

这段时间,从1949年一直到1969年,二十年间,二人的日记结尾分别是

——“念WY”

——“念LZ”
(缩写)

每篇日记都是。

为什么我说到69年呢,因为在那之后的七八年里,W的日记就像被人监控了一般,都是小红本的内容,在此就不说是什么什么十年了,大家都明白。

那时w被批斗,一是因为他算个小资本家,二是因为他与GM党有来往,是间谍是叛徒。HW兵在他家里搜出了几百封写好了却没寄出去的信,当着他的面全部烧毁。J拼死了保他,好歹把他从死罪缓到了下乡开荒。

w一直是个自豪的人,从小家里也条件也不差,二十多岁更是遇到了一个把他宠上天的人。写到这儿,我突然想到,W的恋人,是L,是一个男人。爷爷和爸爸都没有提到这件事,但我觉得他一定因为这点被人唾骂了。

这真的太残忍了,曾经那么风光的男子,就这样成了过街老鼠。我能想象到,当他被世人唾骂时,他脸上一定挂着若有若无的笑,装得还是那么风轻云淡。就像他跟L分别时他在日记里写的:

“笑的脸都僵了,J都说我没良心,但我确实(黑疙瘩)。就这样,睡了睡了,约好了在梦里找他。”

可能你看到这儿你会觉得,L是个负心汉,抛下了w就一走了之。可他有什么办法,留在国内,说不定哪天神不知鬼不觉就没了,唉。L对w的事也是一无所知的,他字里行间其实都流露出对w的思念和愧疚,L在遇见w之前活得就像个神仙,遇见w之后,他不再普度众生,从此只度w一人。




L刚到M国时,三年之内都没什么作为,并非他不想干,而是那时M国对于Z国人接纳度太低了。我老家,也就是L家祖宅,放了很多东西,其中有个小阁楼,收藏了在国外时的杂志报纸书籍等。那些报纸都少了一个Z国板块,我一直很奇怪它们去哪了,直到有天我打开了存放L物品的阁楼。




大概五年后,时局稍稳,L要回国。但我的曾祖父把他拦下了,应该说,整个家族都不愿意他回去。反抗无效后L被“关”起来了,时时刻刻都有人盯着他。




L又一次强烈要回国的意愿是在他们到M国后的第十七年,他在报纸上看到了文G的消息。他知道,w作为正应该被批斗的小资产小地主阶级,一定不会好过。


曾祖父道:“前几年平安时我都没能让你回去,现在我又如何会让你回去?”


随后便陷入无尽的等待,和被思念、不安、无奈所侵蚀的灵魂。




他回去了又如何?他如果回去了,L在M国打拼下来的家业将全部压在他哥哥身上;他如果回去了,L家百年家业可能毁于一旦,家中先祖不得平安。




所以我说他是伟大的,更是无奈的。所以我觉得,今世真好



76年文G结束,w回来了,这年w七十一岁,L七十三岁。我在w老宅里翻到了这一年w照的照片,比我想象中他二十多岁的那副不羁的样子平静了许多,好残忍啊,竟然把一个这么桀骜的人磨成了这个样子。

1980年,因我的曾祖父去世,L举家从M国回来。这年w七十五岁,L七十七岁。L在老家安葬完曾祖父后,只身去了上海(我爷爷不放心,后来悄悄跟过去了),他去了w以前的赌场,发现已经被拆了,然后,他去了他的银行,他的银行已经改成国家银行了,然后,他遇见了在银行大厅里呆坐着的w。

他们没有问彼此这么多年是怎么过的,也没有问是不是还爱彼此。大概是,有一种爱,就是如此确定,如此的不与朝夕相争,不与过往相念。

“人生苦短,及时行乐。”

直到1990年,我出生了,这一年,w八十五岁,L八十七岁。w享年八十五岁,L享年八十七岁。

父亲说,w经历过文G后身体一直不好,能撑到七十多岁见到了L,又跟他携手又走了十年已经不容易了。L其实能再多活几年的,但是他等不了了,命运已经让他们等了那么久,如果还要生死相隔,就真的真的太残忍了。

我一直觉得和他们有缘,尽管从未见过,他们离开的那一年,正是我来到这个世界的那一年,我信命,信鬼神,所以我一直觉得是他们给了我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机会。

“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他们之间爱得轰轰烈烈,情深似海,命运却给他们开了个玩笑,还好还好,老天有眼,彼此生命中的最后十年还能相伴度过。
望他们来生,再没有那么多阻隔,喜乐安康。

总有一种爱,可越山海。

“海有舟可渡,山有路可行。此爱翻山海,山海具可平。”



end


————————
突然诈尸!
艾玛大半夜的我哭成狗了要
现世真好。


哦对了,答主的名字其实是个亮点哈哈哈哈哈!


谢谢你看到这里

【魔道段子】我的意中人是xxx又名黑遍全魔道(不是

#滥俗梗注意避雷
#ooc我的
#原句式为: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总有一天他会架着七彩祥云来娶我

【魏无羡】
我的意中人是夷陵老祖,总有一天他会朝我跑来挂在我的脖子上让我帮他把狗赶走。

【蓝忘机】
我的意中人是含光君,总有一天他会带我游遍万水千山然后写下:“蓝忘机到此一游。”

【江澄】
我的意中人是三毒圣手,总有一天他会抱着小爱妃妃茉莉姗姗来打断我的腿。(你走

【蓝曦臣】
我的意中人是泽芜君,总有一天他会看我一眼就知道我想不想吃枇杷。

【金光瑶】
我的意中人是敛芳尊,总有一天他会脚踩五米四的增高鞋垫微笑着俯视我。

【温宁】
我的意中人是鬼将军,他的脸苍白清秀,还有些忧郁的俊逸,爬满了骇人的黑色纹路,一身诡谲杀气。总有一天他会来到我面前,看到我,瞳仁落下,唤一声:
“公子QAQ”

【蓝思追】
我的意中人是个小天使,总有一天他会红着脸喊我让我把他从土里拔出来。(啪!

【金凌】
我的意中人是个大小姐,总有一天他会牵着仙子把他爹的剑给我。

【聂明玦】
我的意中人是赤锋尊,总有一天他会斩尽眼前宵小来到我身边让我把他的头还给他。(顶锅盖

【薛洋】
我的意中人他叫薛洋,总有一天他会手持降灾,掀翻一路的米酒汤圆摊子拿着一罐马赛克找我换糖吃。(换?不存在的

【宋岚】
我的意中人是傲雪凌霜宋子琛,总有一天他会牵完我的手后一分钟内不去洗手。

【晓星尘】
我的意中人是明月清风晓星尘,总有一天……连魂都碎了,哪来的总有一天。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爱结尾插刀
(放个彩蛋ww

【彩蛋】

【薛洋】
我的意中人他叫薛成——*#^*¥%>@~℃*

【金光瑶】
我的意中人是敛芳尊,他……咦人呢?!
……哦忘了低头。

【薛瑶段子】称呼

#也就是昨天琢磨恶友称呼变化的一个脑洞(不是
#ooc我的

初遇
“薛小友。”
“金公子。”

客卿
“薛客卿。”
“敛芳尊。”

恶友
“小流氓。”
“死矮子。”

【薛瑶】恶友互怼日常

#恶友段子
#ooc我的

薛洋抱着双臂,懒懒散散地斜倚在一旁,一脸餍足地嚼着一颗糖,声音里满是戏谑:“你弑亲弑友就为了个仙督之位?也真够无聊的。”

金光瑶也不恼,顶着万年不变的笑脸无奈道:“你个小流氓懂什么?在这个世上,唯有第一名和最后一名才会被世人看到。”

薛洋详作惊讶:“哎,那可不一定,那什么聂明玦往前面一站,谁还看得到你。”

金光瑶:“^_^苏涉。”

苏涉:“宗主。”

金光瑶:“让附近的糕点铺子以后都别开门了,卖糖葫芦的去别处卖。”

苏涉:“是,宗主。”

薛洋:“……我艹你大爷的死矮子:)”

ps:(瑶妹的身高梗真是一百年都玩不够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有人扩列嘛qwq QQ:2108099826)

一把大刀

一壶茅台:

穷奇道截杀。

因篇幅有限制,内容有删改。

【忘羡】滚绣球

“那么,我嫁。”啊啊啊啊啊啊羡羡太撩了

糖水萤太:

°原著背景


°我流蜜汁小甜饼


°私设。夷陵抛绣球习俗是新娘抛,接到的人会与爱人幸福。姑苏抛绣球习俗是待嫁少女为选官人而抛,接到的即为新郎。


°标题 滚绣球 是曲牌名。






这天入夜得早,黑暗利落斩断最后一丝光线。万户人家慢慢的点了灯,簇簇温暖光晕陆续缀上逐渐浓重的夜色。一弯月钩爬上梢头,如同豪迈诗人大手一挥,洋洋洒洒落下一片皎白。


城内逐渐沸腾起来,叫卖吆喝声哭闹笑骂声混在一块儿,随着鼎沸空气一同从四面八方袭来。两小儿互逐,嬉笑着擦过衣边而过。远处孩童燃了几束仙女棒,黑夜中绚烂异常。夜市颇为热闹。


夜市是这小镇的一部分,与之密不可分。


空气闷热得很,魏无羡吸了吸鼻子,错身让过一个抱孩子的娘,身形乱了,瞬间被人群冲的东倒西歪。


好在蓝忘机眼疾手快,迅速扯过他的衣袖,顺手一带,将那大意的人拉入自己怀中。


“小心。”蓝忘机的声音低低沉沉,煞是好听。纵然魏无羡听了几百遍,可这声音在耳畔近距离响起时,心跳依然会莫名跳漏一拍。


魏无羡没羞没臊的就势往人怀里倚,反正人人接肩摩踵也看不见他这小动作。他笑道:“含光君怀里温软,我一下子酥了骨头,起不来了,怎么办?”


蓝忘机一手虚环他腰,一手整了整他衣领,道:“你要如何。”


魏无羡本来如同没了骨头一般赖在他怀里,但看他被拥挤人潮擦摩碰撞,一袭无尘白衣似乎都染了颜色,想到蓝忘机种种习性,有点于心不忍。于是直起身子,心疼的拍拍他的衣边。随后一手牵过蓝忘机,抬脚阔步。


他们淹没在人头攒动的浩荡队伍中,两只手紧密相连,十指紧扣。


魏无羡优哉游哉的走在前面,路过一个糖画铺子,一时兴起,提笔写了两字扔给糖画师傅。


“写的什么?”蓝忘机问道。


糖画师傅寥寥几笔写了两幅糖画,魏无羡笑眯眯的接过,一只递给蓝忘机,一只留在自己手中。


“忘羡。”魏无羡舔舔自己手中的“忘”字,道。


蓝忘机看着自己手中那幅龙飞凤舞的“羡”字,不动声色的小小咬了个边角。


“不好吃?”魏无羡早就吃完了自己那份,见他如此模样便问道。


蓝忘机摇了摇头,抬眼对上他的眸,目光里情绪浮浮沉沉,晦明不清。魏无羡听得一声干净清透:“舍不得。”


魏无羡两手背在身后,在前闲庭信步。蓝忘机取了钱袋递过两个铜板,跟上去与他并肩。


街上处处可见花灯。鹅黄光线穿透薄薄白绸灯面,在石板路上映出层层戏影。耳畔边笑闹声此起彼伏,皆是孩童。绑羊角辫的女童提着略宽阔的裙角,磕磕绊绊的追逐前方提着花灯的垂髫小孩,嘴里嘟嚷不清。小孩原地跺跺脚,不耐烦的拉过小姑娘的手,一同向前奔跑。


魏无羡好奇心乍起,好声言语,劝着蓝忘机一同前往,看个究竟。蓝忘机拗不过他,只得由着他。


两人跟在小孩身后,沿着河岸行了一路,最后停了步伐,看见前方不远处,一群孩童执灯围绕于一长衫说书人身边,个个面色红润,眼里止不住放着兴奋的光芒。
魏无羡停在原地,颇有兴趣的摩着下巴。


忽闻一声抚尺敲击声,说书人高亢激昂的声音紧接着响起:“且说那夷陵老祖,这日闲来无事,竟下了乱葬岗混入人群之中,他一袭黑袍,红穗陈情藏于腰间,面目捂得严严实实,叫人辨认不得。”


魏无羡听了,不免有些好笑。于是攀在蓝忘机耳边悄悄道:“看来是在说我的光辉历史呢。二哥哥,待会若是有什么抢良家妇女的桥段,你千万别相信。”


蓝忘机点了点头。魏无羡见他这幅认真模样好玩儿,不禁凑过去,在他耳边又插科打诨撩拨几句。蓝忘机抓过他的手,握紧在手心里,道:“别闹。”


两手掩藏在宽阔衣袖下,魏无羡笑着应声,同时回握住他的手。


此时说书人又道:“那魔头魏无羡踱步至一二层小楼下,正巧,那楼上站着个新嫁娘……”


刚才那个羊角辫女童惶惶插嘴道:“他要抢新娘了吗?”
说书人没理会,一手持着折扇,“哗”的一声展开,继续道:“那新嫁娘嫁衣如火,肤若凝脂,点绛唇绞细眉,生的一副娇俏皮囊;巧笑倩兮,盈盈顾盼,一手执绣球,一脚踏于红木栏楯。纤纤素手向上一扬,那绣球便抛于半空中,楼底人头攒动,争先恐后欲抢夺绣球……”


那说书人口沫横飞,讲的正是兴头上。围绕着的一圈孩童也聚精会神的听着,两手支着脸蛋,兴致勃勃。谁也不知道,说书人口里的魏无羡和含光君本尊,此时正站在他们身后,听着这胡来的话本,同样津津有味。


说书人顿了顿,神色忽然严厉起来:“谁料那魏无羡衣摆一扬,倏地跃起,脚底宛如生了风,点着人头窜上空中!他长臂一伸一捞,那绣球便稳稳当当落入他怀!等他落地,衣摆里红穗显露出来,众人一见那陈情,纷纷惊呼:夷陵老祖!”


一圈孩童纷纷倒吸一口凉气,仿佛听了什么恐怖的夜谈,面面相觑,只感觉背后一阵阴风掠过,于是抱着胳膊不断摩挲。


而此时魏无羡皱了皱眉,不断在脑子里寻找与这一段情节有关的记忆。



夷陵入了秋,见了凉意。雨后初霁,空气里蒸腾着细密的雨汽。路边枝桠上叶片泛黄且卷了边,稀稀落落飘了些粘在道路上,一脚踏上发出“嘎吱”呻吟。尽管如此,镇上却依然热闹,人群熙攘。


这天魏无羡被温情赶了下来,例行买菜。一袭黑衣,腰间别着陈情,红穗随步伐晃动。魏无羡想了想,觉得太招摇,往衣里压了压,藏好了。


山下自然比乱葬岗热闹。魏无羡挑挑拣拣讨价还价买了几斤便宜菜,优哉游哉漫步于街道上——时间还剩不少,乱葬岗的防设此时离了他还能再支撑一会儿。他还不想早早回去听温情唠叨。


走着走着,魏无羡停了脚步。


前方一群人围堵在一块儿,将道路围了个水泄不通。众人皆聚在一二层小楼下,眼巴巴抬头盯着楼上的红衣女子。好奇心使然,魏无羡按耐不住,偷偷混在人群里,看个究竟。


“快抛啊!”有人壮着胆子冲楼上女子粗声粗气喊道,此话一出,楼底的人们纷纷附和,催促女子快点投下绣球。那女子不紧不慢,依然翘着白皙素手,打量着染了丹蔻的指甲。


女子一袭嫁衣,肤色白皙,乌发如墨,更衬得红衣胜秋枫。美目顾盼,勾得三分桃花染在眼角。一双眉宛如柳叶,唇瓣红润丰盈,嘴角带笑,叫人看直眼。手里捧个花绣球,站在小楼的二层上。


魏无羡大致猜到了个一二。这是个新嫁娘,新婚洞房完,第二天出来抛绣球。夷陵的抛绣球习俗有所不同,以过门新娘抛,绣球里塞了红包,金额不等。接球者收了钱,亦可收到来自新婚燕尔的新人的祝福,与爱人白头偕老。


魏无羡心头一动,压低声和身旁人搭讪:“大哥,你可知这绣球里塞了多少?”


那人不耐烦的摆摆手,道:“哂!你这都不知道,怎和我们抢?小子,告诉你,这嫁的是镇上有名地主家的女儿,包的红包是票子,定少不了!抢到手只管奔钱庄去兑银子罢!”说着那人回头上上下下打量了魏无羡一番,看他身形修长,气质不凡,看似哪家道门弟子。不禁心里寒了寒,暗忖着又多了个抢不过的毛小子,嘟哝了几句又将注意力转回楼上。


魏无羡本想的是路过看一眼,可此时听了这番话,心中想法便大转弯。他现在两个兜空空如也,此时不赚,更待何时?


好,他要抢绣球。


那新娘终于要抛绣球了。只见她素手抱着绣球,一只脚踏在栏杆边,身子微微前倾,托着绣球的手向上微微一扬,绣球便腾于半空之中——


“哦!!”人群爆发出一声欢呼,众人纷纷上前,你推我挤,不顾谁踩着自己的新鞋,谁扯了自己刚买的衣服,只管向前拥挤。两眼盯得发直,两手伸得长长,恨不得多长出十米的手臂去夺那绣球。一群人宛如齐齐被困于渔网中的鱼,争先恐后,欲冲破渔网。


魏无羡随着人潮被推挤了一番,如同汪洋上一叶孤舟般漂泊。


“别挤!各位别挤!”魏无羡被挤得胸口发闷,好不容易喘了口气,忍不住高声叫道。可人人顾着那绣球,谁还搭理他。魏无羡一口淤血气结于胸口。


终于还是忍无可忍,他一撩衣摆,脚尖点地,一跃而起!众人感受到身后一阵劲风,回首望去,竟是一黑衣男子凭空跃起,跃至半空,逼近那高高抛起的绣球!


风声猎猎,鼓起魏无羡的衣领袖口。他奋力一伸手,那绣球终于稳稳当当的被他接住,落入他的怀中!魏无羡大喜,落到一处房顶上,刚想炫耀一番,却听见有人惊呼:“魏无羡!”


魏无羡垂眸一看,此时他衣袍被风吹开,那腰间露出鲜红穗子的,不是他的陈情还能是什么!


“我的亲祖宗!”魏无羡低声哀叹,一手抱着绣球和刚买的菜,一手在陈情上轻轻拍了一下。


“夷陵老祖!”


“他怎么从乱葬岗下来了!”


“又来为祸人间!快去请仙家道门的高人来!”


底下叫嚷声由恐惧转变为愤怒,人群渐渐沸腾起来,咒骂的咒骂,愤恨的愤恨,仿佛人人都与他有不共戴天之仇,人人得而诛之。


好,出门买个菜都能被众人喊打喊杀。魏无羡无奈,拎了拎手里的菜篮子,一只生了芽的土豆骨碌碌顺着房檐滑了下去。


“哎我的土豆!”魏无羡叫道,“楼下的大哥,能不能麻烦你们,行行好,捡一下?”


下方叫嚷声更重。


“歪门邪道!怕是又拿什么来糊弄我们!”一男人手握着刚刚摔了一身泥的发芽土豆,愤然道。


魏无羡道:“好,那我现在回去,你把我的土豆还给我。”


“你既然下山,必然不安好心!肯定要为非作歹!”又有人叫道。此话一出,底下赞同声更是一浪胜过一浪。魏无羡一时之间有些手足无措。


魏无羡摊手道:“那我要怎样?”他心里只疼那滚了一身泥的土豆。


未等那人答话,人群里一人便高呼道:“含光君!”



魏无羡想起了被献舍之前的事。他眉目里笑意满满,嘴角弯了个好看的弧度,对身旁人道:“蓝二哥哥,你别听那说书人胡说。我那日是路过捡的绣球,才没他说的那样。”


蓝忘机看了他一眼,道:“我知。”他目光里竟还掩着淡淡笑意。


魏无羡刚想开口问他因何而笑,只听那说书人高昂声音又响起:“就在此时,人群里再度爆出一声惊呼——'含光君!'那魔头魏无羡一回首,看见一人着白衣款款而来。来人面容极俊极雅,肤色白皙,双眼浅淡如琉璃,腰间一剑绕着蓝色剑芒,白衣袂宛如谪仙。不是那名动天下的含光君,还能是谁。”


孩童们纷纷鼓掌叫好,仿佛亲眼看到了这位逢乱必出的含光君。


可魏无羡越听越不对劲,他竖着耳朵,聚精会神起来。身旁的蓝忘机尽管神色淡然,却也是极为认真的态度。
说书人呷了一口水,接着道:“谁料那魏无羡不仅不怕,反倒蹬鼻子上脸,笑嘻嘻的学着嫁娘的姿态,将绣球一抛,抛到了蓝忘机怀中!”


听了这话,魏无羡凑到蓝忘机耳边小声问:“蓝湛,有这事吗,我怎么记不得了?”


蓝忘机点了点头,耳根后悄悄红了一片,却依然面色不改道:“有。”


一群孩童里混了个姑苏小姑娘,小姑娘听完这段,臊红了脸,原地跺了跺脚,撅着小嘴用软软的吴侬语调嘟嚷道:“没羞没臊!魏无羡好不要脸!”


魏无羡就站在这小姑娘身后,听到这番言论后噗嗤一声,乐了。小姑娘听到声响回过头,看见个一个面容俊郎的黑衣人,面色更加红润,僵硬道:“你,你笑什么!”


魏无羡蹲下身子,目光与小姑娘持平。他伸手揉揉她的头,故作天真的问道:“魏无羡怎么就不要脸了?”


小姑娘鼓起腮帮子,气呼呼道:“就是不要脸!在姑苏,抛绣球是,是……”说着说着小姑娘结巴了,小脸蛋红的快滴血般。她犹犹豫豫着,思考要不要继续说下去。


魏无羡还没听说过姑苏抛绣球的习俗,回首望了蓝忘机一眼,蓝忘机目光略微飘忽,白皙耳垂泛了粉。他更摸不透了,于是温言软语好生诱那小姑娘:“在姑苏抛绣球怎么了?”


小姑娘像是准备豁出去一般,眼睛一闭,嚷道:“在我们姑苏……在我们姑苏,绣球那是待嫁新娘抛给如意郎君的!抛给了谁,就要嫁给谁!”语毕,她睁开眼,仿佛全身力气都被抽空,脚步虚浮着跑开了。


而魏无羡此刻蹲在地上,肩膀耸动。蓝忘机过去一看,这人正捂着肚子,乐不可支。


“魏婴。”蓝忘机低声唤他。


“哈哈哈哈哈哈……在,我在!”魏无羡一边笑一边抬头望向那人,对上他澄澈的琉璃色眸子,瞬间便止了笑,神色正经起来。


他想起来,那日也是这么一双眼,直直撞入了他心中。
可他却不知,没能早早发现。




魏无羡听见那一声“含光君”,心里咯噔一下,循着人群望去。只见人群自动分开,让出一条道路。一人一袭白衣,飘飘然宛如谪仙人,眉目精雕细刻,俊雅异常。额上系着云纹抹额,腰间别着名剑避尘,通身雪白,披着一层光华而来。像是仙人下凡。他站在人群中心,在下方定定看着他。


蓝忘机开口道:“魏婴。”


魏无羡:“在,我在。含光君大驾光临,有何事?”


他这话一出,立刻有人接嘴道:“含光君逢乱必出,定是来收你这魔头的!”


魏无羡换了个姿势。他大大咧咧坐在屋檐上,菜篮子搁在一边,一手支着脸一手抱着绣球,两腿交叠成二郎腿,不停晃悠。俨然一副不学无术的浪子模样。


蓝忘机皱眉,道:“魏婴,不得如此。”


此时魏无羡的耐心早就被磨得一干二净,他不耐烦的撇撇嘴角,道:“不得什么?我又不是蓝家的人,含光君管的真宽。”


凭心而论,他个人认为,他此时和蓝忘机的关系还真算不上多好。他是最受不得管教的人,蓝忘机先前要带他回云深不知处的言论,早就榨干了他的耐心。


“还是……又要带我回去?”魏无羡眉眼弯弯,将绣球托起,在指间打了个旋儿。


“魔头魏无羡!对含光君也如此放肆!”底下一人开口,百人附和。


蓝忘机目光沉沉,只是盯着他,却看不透情绪。


魏无羡知道,这群人只是因为他抢了绣球而心生不满,真要让这些人往他身上逮什么杀父弑母之仇,一个都说不出来。他暗自在心里叹了口气,站起身拍拍衣服。


底下的人将他的一举一动都认为带有攻击性,立刻警惕道:“你做什么!”


魏无羡懒洋洋的,声音听着略显轻浮:“没什么,既然你们这么想要这个绣球……”


魏无羡瞥了一眼楼底的人们,都是一幅嘴脸,心里更添几分厌恶,于是转了个方向,将绣球向蓝忘机方向扔去:“蓝湛,接着!”


绣球顺着一道弧,划过一道红色影子,稳稳当当落入了蓝忘机手里。


蓝忘机一时之间有点没反应过来,愣在原地,道:“你……”


魏无羡拎了菜篮子,笑道:“不用客气,送你了!”说完,他纵身一跃,消失的无影无踪。


众人见绣球落到蓝忘机手中,不好多言,面面相觑半晌,各自抱怨两声“天杀的夷陵老祖”,散了。


以至于谁都没看见,雅正清冷的含光君耳根后那一抹红。




“所以那日你想的是这个?”魏无羡一把勾住蓝忘机的肩,站起身笑道。


蓝忘机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


魏无羡四处望了望,弯腰捡起一个落到脚边的花皮球,道:“那日我不知道姑苏抛绣球的习俗。”


蓝忘机道:“什么?”


魏无羡眨眨眼,将手里的绣球高高举起,道:“我现在知道了。那我现在当这个是绣球,以姑苏的习俗抛给你,你接不接?”


人群早已散去,河岸边三三两两剩着放逐花灯的人,花灯载着祈愿,燃着温柔的光晕,漂泊往远方。


从魏无羡漆黑的瞳里,蓝忘机看见了自己的倒影。


于是他伸出手,一如以往在树下接住心尖上的人那般认真:“我接。”


花皮球高高抛起,轻轻落下,落到他怀里。


魏无羡背着光,隐于一片柔软温暖光晕中,空气里甜腻气息浮浮沉沉,蓝忘机只听得一声温柔落入耳中:


“那么,我嫁。”






END


等我回了家再修嘿嘿嘿=W=